1. 首页
  2. 区块链

Web3 大会 | 何亦凡 BSN的第三大块是门户,BSN是一个底层基础设施

考拉财经讯,10月29日至30日,由 Web3 基金会主办的2020 Web3 大会在上海举行。何亦凡发表了《BSN+Polkadot:对区块链技术演进的畅想》的主题演讲,下面是全文:

谢谢大家。今天非常荣幸,Web3基金会邀请我们非公链体系的一个项目来做讲话。

今天我主要分三部分:

第一部分,很快向大家介绍一下什么是BSN。

第二块是目前BSN跟波卡深度合作,介绍一下合作的点在哪儿,是不是全方位合作。

第三,因为波卡和BSN理念完全一致,我们认为可能5年、10年、20年之后,区块链甚至互联网到底是怎么发展?可能20年以后互联网跟我们今天看到的完全不一样。

所以最后一部分,给大家简单讲一下我们的畅想。

首先在我开始正式介绍BSN之前,我想说一下BSN。BSN实际上跟波卡一样,是一个不涉及业务的区块链环境,希望能够让大家很便宜、很方便的做任何涉及到区块链的事情,不管是公链、联盟链和开放联盟链。所以它是很底层的东西,我想说一下我们是怎么理解区块链这个技术本质的。

我们认为包括虚拟货币,不可篡改,可朔源,所有这些都是结果,它并不是区块链技术本质。区块链技术的本质就是一句话,就是一个广播室的传输逻辑。它是我们认为它是一个互联网点对点传输逻辑的升级,它有点像今天的会场,大家坐在一起,我说话所有人能听见,任何人说话别人也能听见,而且你知道大家都听到了这句话,不可篡改,可朔源。但是如果把我们一屋子人拉到全世界,变成几百万人,传递的信息不再是语言这么简单,而是一个复杂的业务逻辑,你要让他1分钟之内全达到共识,同意他,目前区块链能实现。所以区块链的业务逻辑实际上是我们人类在山顶洞人的时候坐在一起开会,就已经实现的一种数据传输逻辑。另外,包括为什么虚拟货币可以出现?因为这种传输逻辑能够让几十万人对一串代码的价值很快达成共识,才出现了虚拟货币。

所以大家一定要理解,当我们去看这个事情的时候,我们在看区块链的最底层的逻辑是什么。所以对我们来说,大家去看现在的虚拟货币可能是主流,但是它可能只是区块链技术在未来几十年出现的第一个也是最简单的一个应用。

任何信息化革命的发展或者一个新的技术的发展,一定有两个主要的点去推动它的发展。所有的信息化,包括我们的语言,包括我们的写字,都是信息化的革命。这两点是什么呢?第一是成本,成本永远是要推动信息化前进的,例如电话、电脑、上网,如果非常贵的话是没有人用的。互联网之所以后来能够蓬勃发展,是因为建一个网站的成本降到了接近于零,每个人都去创业,几千块钱搭一个网站。所有人在尝试过程中才推动了创新,所以成本永远是一个核心的东西,不管是电话的出现,电脑的出现,互联网的出现,成本一直是往下降的,最后一定是降到接近于零。甚至过100年之后,电脑变得如此不值钱,你一生下来国家就给你配一个,零成本。

第二个是互通,信息化永远互通是一个永恒的主题,电话一八几几年出现之后,如果它就是在一个村里头自己打,不到城市里,不跨国,电话是毫无意义的。所以电话、电脑、互联网永远是在突破局域网,变成一个更庞大的信息传递。所以很多创新的除了成本以外是数据融合发展,从一个公司的数据和另外一个公司的数据,一个行业和另外一个行业数据融合之后才会出现,例如移动支付,一个大的行业数据融合才会出现。所以互通非常重要,但是互通是非常难的,成本非常高,例如我们认为的人类第一个信息化革命就是会说话,到今天语言是不互通的,大家想一想有多难。但是如果大家的语言互通,大家想想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所以区块链技术是一个互联网的升级,所以我们认为它的发展跟互联网是一样的。

要推动它的发展就是要降低成本,增加互通性,所以我们BSN建设核心目的,第一,两年前建一个小的私有链,三个节点,20万、30万人民币,没有人去用这个技术。第二,包括到今天,每一个公链、私链,刚才林嘉文博士也说了,实际上都是一群的局域网。就像我刚才说的互通性,它不可能永远是这样的,将来一定有一种方式能够让所有的局域网串在一起,就跟互联网一样。然后是业务场景大增,存储能力大增。

所以当时我们也没有这个项目做这样的事情,所以当时我们考虑,只有我们四家:国家信息中国、中国移动、中国银联和我们红枣科技,就设计了这样一个东西,试图让它去成长。我们花了两年时间,在去年10月15号正式推出上线,进入了6个月的测试期。因为当时发改委领导要求进行深度测试,当时是在10月24号之前。今年的4月25号国内商用,8月10号国际商用。在过去的几个月里,BSN还是逐渐产生了比较多的影响力。

BSN整体结构图,它主要分了四大块:

第一,我们叫公共城市节点。今天我们非常后悔起了这么一个名字,大家老误会它是一个区块链节点,实际上它是一个数据中心,是我们一个搭载物理的虚拟的数据中心,这里面集成了非常多的区块链技术、密码技术、网关技术、SDK技术、智能合约管理机制、节点的自动部署机制,包括资源的优化、调配机制,大量的技术集成到了这个公共城市节点上。我们在全世界部署公共节点,然后把它串在一起,形成了BSN。就跟互联网一样,互联网是把所有数据中心串在一起,形成了互联网,所以BSN模仿的对象还是在模仿互联网。

第二,区块链技术,实际上就是区块链的框架。目前我们在集成三类框架:一类是标准联盟链框架,一类是开放联盟链框架,一类是公链框架,公链框架只能在海外,目前国内开源的基本上都集成了。开放联盟链12月底推出,国内外主要的公链基本上都参加了,包括波卡。公有链我们在海外集成,大概一个月可以集成三条公链。

整个BSN的第三大块是门户,我给大家简单解释一下。BSN是一个底层基础设施,我们并不是有一个公开的网站去服务大家,而是向所有网站提供API接口,任何网站可以用非常小的成本和非常快的时间,建立一个极其强大,跨云、跨链的一个门户,搭载你自己的网站上,你管理你自己的用户信息,整个BSN没有任何的个人信息,所有的个人信息全在门户。同时门户自己收用户的钱,提供服务,跟BSN进行结算。

第四,BSN的运维体系。

这四大块组成了BSN的生态体系,实际上BSN整个生态体系是一个Web3的雏形。

目前的公共城市节点的部署,国内目前已经上线了98个,还有30个在建。除了北京有三个以外,一个是在百度云上,一个是在移动云上,一个是在 AWS 上,其它的90几个是每个城市有一个,所以已经建立了一个在中国非常大的网络结构。

海外我们建了八个,这八个地址布在六大洲各个地方,我们在测试所有的特别是联盟链公网部署的效率。联盟链广泛使用以后,一定是公网化部署,不能说框架我布置在同一个机房,我的TBS能达到20000,一个节点在巴西,一个节点在澳大利亚,一个节点在西藏,一个节点在日本,你的TNS连50都过不了。所以说持续的优化联盟链供网化传输一直是BSN技术团队做的事。

已经适配的底层框架,联盟链是FISSO BCOS,百度的Xuper Chain,三天以后上线的是西塔科技的Cita,大家可以免费使用三个月。京东数科是下一个,后面还排着 corda,波卡Substrate,EOS企业版和以太坊企业版,现在都在排队。公有链目前集成了9个,每个月在增加,我们计划在明年6月份之前公链大概集成50个,主流的公链基本上会集成进来。12月底会推出BSN的开放联盟链,目前加入的主流公链大概已经有20个,到时候会在国内搭20多条开放联盟链,各有各的特点,大家可以试用。而且这儿所有框架原则上都是互通的,可以用一个智能合约去调任何一个链上的另外一个智能合约,只要它们是部署在 BSN上。这也是三年以后我们会推出BSN的跨链技术,目前是用的Cosmos,三年以后大家就可以试,在我们的测试网站上,大家可以用一个 fabric 的智能合约去调另外一个链上的智能合约,非常方便。

全功能门户为什么在境外呢?因为全功能门户一定是支持公链的,所以只能放在境外。国内主要是联盟链门户,每个省在建一个BSN的主干网,基本上是每个省发改委或者大数据局主管,在当地的运营商和技术公司大家一块运营。是基于BSN的整体网络划出来一块,由他们去经营,可能定价和省内省外资源不太一样,是这么一个体系。

公有链服务非常简单,如果大家要在自己门户里头接公有链服务的话,大概是3天的开发成本,用我们API3天就可以推出。目前和我们合作的公链自己的社区里都会推出BSN门户。

这是BSN生态。云服务商,BSN帮他们卖云,利用BSN服务他的客户。底层框架商推动整个底层技术的发展。然后是BSN建造一个环境,让大家很和谐,同时又能竞争的在这个环境里。最后我们所有人是在服务开发者,BSN也是非常底层的一套东西,对C端用户是不可见的,就跟互联网是一样的。

因为BSN现在跟波卡在进行深度合作,波卡的特点我也不用多说了,它的多链结构、平行链和终极链的结构,以及非常方便的开放,以及多链结构和所产生的数据高度信任下的互通,整个理念跟BSN完全一致。BSN和波卡都是在建设基础设施,波卡也不是说天天就做它的币或者怎么样,它也是为平台在提供平台,我喜欢这句话,也是我们自己经常说的,我们BSN也是在平台提供服务。另外一块是成本,我们双方都是在试图让开发成本和运营成本、维护成本更低,都在促进互通。波卡除了自己的链与链之间以外,包括异构链的互通也都在开发中。所以基本上我们两家理念是完全一致的。

这是BSN和波卡全面合作,首先我们会把Substrate作为一个标准联盟链适配,这个fabric一样,大家可以BSN任何一个门户,填一个表格,上传智能合约,点一个这个链就自动建好了,而且是全世界最便宜的,因为这个资源我们控制得非常小,大家可以非常便宜地试各种区块链技术。同时波卡也参加了BSN开放联盟链项目,在BSN国际目前也在沟通适配波卡的主网。另外,我们跟波卡一样在探讨异构的跨链技术,所以它是BSN全网的功能,到时候在国内波卡的跨链技术也是可以使用的。

接下来我会聊一下基于我们跟波卡的理念对未来的畅想。

首先,因为从我们角度去看,区块链就是一个传输逻辑,所以对我们来说没有必要去分什么是公有链和联盟链,就是一个权限不同而已。实际上从链外的系统,特别是你的业务系统来说,真的是取决于你的业务属性是什么,你需要去接联盟链,你需要去建自己的联盟链就去建,没有必要去刻意分这是公有链体系,那是联盟链体系,这个界限会很模糊,最终变成就是链,底层逻辑都是一样的。

第二,像互联网一样,所有的局域网之间一定有一个统一的通讯协议,所以我们一直认为一定会出一个跨链的通讯协议,要让它跨链有很多种方法,但最主要的是成本问题,你写1万条代码还是写3条代码,这还是有成本问题。所以一般是通过智能合约等等的跨链,去互相监听,通过智能合约让它进行跨链。也就是说别的链要跟你跨得修改底层协议。我们试图建立的是Layer1,我们在系统层建两大产跨链协议,这样任何链只要集成到BSN里,因为BSN整个环境是我们搭建的,我们是可以定义系统级的东西,如果在开放互联网上这是很难的,因为你没有办法说服所有的云服务商去装一套标准协议。

第三,刚才肖老师最后的时候说到了这块内容,就是大家不能只看着链上原生的资产,一定要想办法关联到线下资产。另外一个我想说的是虚拟货币行业真的不要想着去干掉银行,大家老说银行为什么要管我们的钱,银行是在给大家做服务。如果全球所有银行都集成虚拟货币,现在就不是1000万人在用了,现在可能30亿人在用。所以银行一定是好朋友,大家千万不要想着干掉银行。但是银行所有的产品一定是合规性的,所以银行未来两到三年会大规模使用法定数字货币,法定数字货币会形成自己的货币体系,所以到时候当法定数字货币大规模流行的时候,现在的虚拟货币有可能被边缘化,唯一的路就是用Token,关联线下资产,这个就是立法。

举个例子,现在的股票交易系统,大家在里头为什么在交易所的一串代码代表了你持有的股权?他也是一串代码,没有任何区别,是因为有《证券法》,证明它的系统里的这串码就是你的资产。最后Token一定要达到这个,这是立法问题,所以大家要有紧迫感,不能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玩自己的东西,一定要想到怎么和线下的资产发生合作,怎么样推动立法。

第四,这是我们认为10年到20年以后会出现的,会出现链会消失掉,从我们角度现在形成一个链,例如以太坊,很多人在用,非常好,但它的结构是恒定的,它的局限性是非常大的,它不代表所有线下业务都在上边跑,线下业务复杂性是万倍于虚拟货币的。虚拟货币是非常小的,非常简单的一个应用。你怎么支持呢?我认为逐渐从区块链的传播技术,逐渐会形成数据中心与数据中心之间的交互。实际上我们认为在每个公司每个个人都有自己的云端数据中心,我们的手机电脑直接先联到我们自己的数据中心,然后再通过加密的方式跟其他的数据中心进行数据交互,所有的都是加密的,所有的隐私是我们自己的,甚至我们可以把对方数据中心的东西拉到我们本地进行计算以后再把结果推回去。所以目前的互联网我们认为非常原始,所有的数据基本上是裸奔状态。所以将来每一个链的关系,也就是我的数据中心如果要参加一个业务,它是公链的逻辑我就是一个以链逻辑,我不参加了这个链就消失了,我发一人电子邮件就是两个人之间的链的关系,我现在电子邮件为什么要到中央服务器去发,完全没有必要。所以最终这个技术一定是云服务技术、隐私计算技术,分布式存储技术和个人节点系统。这是我们BSN做的一个终极的目标,也就是两年以后我们会推出BSN上的个人节点,在这个个人节点里头会打造个人的应用案例,例如建立一个更安全的通讯机制。所以BSN最终的目的是要打造个人数据中心链的操作系统。

这就是我今天的分享,谢谢大家。

原创文章,作者:CoinKaol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oinkaola.co/news/18869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