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区块链

交易平台搅局者「Uniswap 之父」,不会编程的「失业青年」,出手即巅峰

撰文:一棵杨树据 The Block Research 统计,去中心化交易协议 Uniswap 在 7 月份新增 57976 名用户,环比增加 132%,其网站访问量也从 6 月的约 9 万人次增加到 7 月的约 142 万次,同比增加 15 倍左右。

撰文:一棵杨树

据 The Block Research 统计,去中心化交易协议 Uniswap 在 7 月份新增 57976 名用户,环比增加 132%,其网站访问量也从 6 月的约 9 万人次增加到 7 月的约 142 万次,同比增加 15 倍左右。

交易平台搅局者「Uniswap 之父」,不会编程的「失业青年」,出手即巅峰

与此同时,Uniswap 的流动性及交易量更是一骑绝尘,根据 coingecko 数据,截至 8 月 11 日,UniswapV1、V2 总流动性超过 2 亿美元,24 小时交易量已经超过 2.5 亿美元,几乎平分了 DEX 世界的一半天下。

交易平台搅局者「Uniswap 之父」,不会编程的「失业青年」,出手即巅峰

天下 DEX 共一石,Uniswap 独得五斗,Curve、Finance、Aave、Balance 近乎各得一斗,其它数十家共分两斗」,少为人知的是,如今如日中天的 Uniswap,合约正式部署于 2018 年 11 月 2 日,不仅仅诞生不到两年,其创始人 Hayden Adams 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半路出家」的以太坊开发人员。

关于创始人,近期社群流传这样一段文字,可以看出创始人的故事非常励志:

Uniswap 的创立者 Hayden Adams 是 2017 年的 1CO 牛市最鼎盛的时候被原来的公司裁员下岗,从零开始学习 Solidity (以太坊的智能合约语言),自己原来的专业是八竿子打不着的机械工程。Uniswap 是他写的一个大型程序,从来不交易,也不是交易员,更没有做过交易平台。项目没有融一分钱,而且所有交易手续费都分发给了玩家 (到现在为止还没发币) 自己做了一年多 2019 年年初 Uniswap v1 上线后拿到 ETH 基金会的奖金 (隔壁的 Block.one 一点都不会脸红),才获得风险投资。隔年,也就是今年 4 月 v2 上线。目前已经成为了真实交易量过亿的 DEX。

「Uniswap 之父」 ,不会编程的「失业青年」,出手即巅峰

2017 年 7 月 6 日,正是加密货币浪潮日渐狂热的发酵期,以太坊的叙事蓝图也刚徐徐展开,整个区块链世界一片火热。

但这个燥热的夏天对西门子公司的机械工程师 Hayden Adams 而言,却如坠冰窟——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最终以被裁员划上了句号,人生低谷看似不可避免。

交易平台搅局者「Uniswap 之父」,不会编程的「失业青年」,出手即巅峰

不过 Hayden Adams 还未来得及品尝离职的苦闷,在以太坊基金会工作的好友就向灰心丧气的他提了个颇有煽动意义的建议:「机械工程本来就是一个垂死的领域,而以太坊是未来,所以你正好可以开始尝试写智能合约!」。

听起来很诱人,但对不会编程的 Hayden Adams 而言,这就像是个不可能完成的挑战。不过在朋友的强烈安利下,Hayden Adams 最终决定从零开始,花了两个月时间认真学习了 Solidity 语言(以太坊开发的智能合约语言)、Javascript 以及以太坊的基础知识。

万事开头难,在迈出第一步之后,为了锻炼自己,Hayden Adams 决定做一个「真正的」项目练练手。与此同时,V 神在 reddit 上的一篇帖子《Let’s run on-chain decentralized exchanges the way we run prediction markets》中正好提到了一种全新的 DEX 机制设想。

交易平台搅局者「Uniswap 之父」,不会编程的「失业青年」,出手即巅峰

还是在那位好友的建议下,Hayden Adams 便沿着这条思路,决定实现一个自动化的做市商 (Automated Market Maker)。到 2017 年底,初始的概念验证和代码合约、网站完成设计,就这样,Uniswap 开始了它草蛇灰线的诞生与发展历程。

交易平台搅局者「Uniswap 之父」,不会编程的「失业青年」,出手即巅峰

作为一名失业的青年机械工程师,之前不懂编程,也从未做过交易平台,Uniswap 更是他入门写的第一个大型程序,却一跃崛起为全球最简单也是最大的自动化做市商,交易量直逼中心化交易平台扛起了去中心化交易平台的头号大旗。

DEX「精神图腾」 ,挑战中心化交易平台的「现象级对手」

虽然 DEX 早在 2017 年就逐步起势,但在 2020 年之前,如果谈「DEX 取代 CEX (中心化交易平台)」,都被公认为是奢侈的梦想——彼时的 DEX,以 kyber 等为代表,还只能倚重钱包等入口来实现流量捕获,交易体验和深度、品种、认知度都远不能动摇 CEX 地位半分。

即便大家也都知道并坚信「DEX 终将取代 CEX」,但谁都不敢断言这个未来有多远。直到 Uniswap 的出现,直接带动了 AMM 类型 DEX 的生态大发展大繁荣——以 Uniswap 为代表, 开始在 DEX 赛道崭露头角,它用既定算法替代人工报价,不仅去掉了中心化的撮合与清结算,还消除了交易中的做市商,一经推出便在去中心化世界大受欢迎。

交易平台搅局者「Uniswap 之父」,不会编程的「失业青年」,出手即巅峰

Uniswap 为交易者提供了无须许可的代币交易,具有简洁的用户体验,同时也为流动性提供者提供捕获价值的机会。

简单的理解,「Uniswap 就如同一个特殊的自动售卖机,只要有人买走商品,该商品的价格就会提高,且取的越多,价格飙升越快,直到做市商和套利商补货,与传统做市商的盈利模式不同,这种模式下是套利商赚差价,做市商分红」。

并且 Uniswap 的做市商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做市商,他们大多是普通用户,使用自有资金存入资产,并且按其占资金池的比例分得交易手续费,因而某种程度上,Uniswap 也属于一个「纯粹的清流项目」。

所有交易手续费都分发给了提供「存货流动性」的玩家 (到现在为止还没发币),自己默默做了一年多的产品推进,直到 2019 年年初 Uniswap V1 上线后拿到 ETH 基金会的奖金,才获得风险投资,近期官方宣布完成 A 轮 1100 万美金融资,A16Z 领投。

交易平台搅局者「Uniswap 之父」,不会编程的「失业青年」,出手即巅峰

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在今年 4 月 V2 上线之后,Uniswap 带领自动化做市商类型的 DEX 项目集体崛起,引爆了整个赛道,掀起一股创新热潮。

DEX 月总交易量不仅在 2020 年 6 月首次突破 10 亿美元大关,在接下来的 7 月更是直接达到 45 亿美元,开始逐步有力剑指 CEX 原先铁板一块的统治地位。

而 Uniswap 在 8 月 11 日交易额就达 2.5 亿美元,这个交易额等同于 Kraken,相当于 Coinbase 交易额三分之二,甚至超过 Gemini、Polo 和币安美国三家交易平台交易额总和。

以太坊上冉冉升起的新星,前路依旧漫长

Uniswap 正在逐步担起实质性挑战 CEX 的历史使命,即便最终真正刺向 CEX 的致命一击可能并非由它发出,但它无疑已经成为扭转这场战局态势并给大家带来信心的「精神图腾」。

但凡事都有两面性,在 Uniswap 的机制设计中,为了反应真实的市场供需,套利几乎占据了关键的地位——每笔交易后,由于库存的变化,模型会给交易资产赋予新的价格,如果价格偏离市场价格,会出现套利机会,套利者可以按照偏离的价格成交,获得差价回报的同时将缺少的资产补足进池子。

交易平台搅局者「Uniswap 之父」,不会编程的「失业青年」,出手即巅峰

这也就使得在目前的 Uniswap 交易中,套利操作占据了绝大部分比例。而 Uniswap 等 DEX 的火爆(套利需求)中,在如今以太坊天价 Gas 费用的大背景下,更是几乎将以太坊单次支付动辄几美元甚至十几美元的痛点最大化呈现。

就在 8 月 11 日,Uniswap 上的交易费总量已经超过了比特币的矿工费总和,也是一件值得作为里程碑看待的标志性事件,毫无疑问,在接下来的阶段中,Uniswap 火爆与以太坊网络拥堵之间的矛盾不可能长期共存或被理所当然地忽视。而这,需要新的解决方案,前路依旧漫长。

交易平台搅局者「Uniswap 之父」,不会编程的「失业青年」,出手即巅峰

2018 年 11 月 2 日的那天下午,Hayden Adams 和所有人都没有想到,Uniswap 这个「独角兽」会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迅速生发,并最终成长为以太坊生态中最令人瞩目与举足轻重的项目之一。

一个最初因为失业而选择从零开始拥抱以太坊的大男孩,最终送还给了以太坊一个惊喜大礼,而这份大礼对以太坊生态还在产生持续而深远的影响,未来未知,但未来已经在向我们走来。

原创文章,作者:CoinKaol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oinkaola.co/news/16830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