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区块链

2020年除了减半,区块链值得关注的趋势

2019年是区块链的技术元年,这一年国家正式定位区块链技术为核心战略,政府、企业以及金融机构纷纷拥抱。然而区块链行业刚刚经历2017年数字货币ICO牛市资产价格泡沫破灭后的漫长资产价值寻底之路,跨越长达两年牛熊转换,尤其是在行业资本寒冬形势下,加之技术性能瓶颈、公链赛道沉寂、项目资金匮乏、商业模式与应用的缺失等困扰区块链的阻碍,过去两年行业仍处在煎熬中的试探,行业内不乏探险者永不服输的执念,一如既往在探索破局之路,如区块链技术爱好者、数字资产投资人士一样坚持圈内“摸爬滚打”,等待行业曙光的来临。

2019年是区块链的技术元年,这一年国家正式定位区块链技术为核心战略,政府、企业以及金融机构纷纷拥抱。然而区块链行业刚刚经历2017年数字货币ICO牛市资产价格泡沫破灭后的漫长资产价值寻底之路,跨越长达两年牛熊转换,尤其是在行业资本寒冬形势下,加之技术性能瓶颈、公链赛道沉寂、项目资金匮乏、商业模式与应用的缺失等困扰区块链的阻碍,过去两年行业仍处在煎熬中的试探,行业内不乏探险者永不服输的执念,一如既往在探索破局之路,如区块链技术爱好者、数字资产投资人士一样坚持圈内“摸爬滚打”,等待行业曙光的来临。

2020年被认为是区块链以及加密货币至关重要的一年,这一年究竟具体会发生什么充满很多可能性,然而确定性的趋势告诉我们,这一年将是行业最不平凡的一年,比特币等众多PoW“挖矿”类减产自然不用说,从2020开年到现在,比特币就以40%左右收益率远超股票、黄金等传统金融资产稳居第一。比特币诞生至今走过11个年头,已经形成较成熟的生态系统,估值万亿。历史上每一次减半都会刺激数字资产价格上涨(最近两轮比特币挖矿奖励减半(2012年和2016年),而2020.5月后实施下一次减半矿工激励将会变成6.25 BTC。减半不一定是价格上涨的根本逻辑,但确是比较好的助推剂,真正决定价格还是市场供需,纯数字资产的基本面还是在支付功能性层面,而市场更多是情绪面传导,看涨多于看跌,消息面刺激,加剧资金流入买盘实现供需力量的换手,沉寂2年后充分换手做空数字资产的力量也面临拐点或者更为谨慎。其他类似减半逻辑基本类似。

市场不会因为减半而走牛,而是减半助推市场走牛,真正价格上涨叠加了众多因素并非单一因子决定。但毫无疑问减半热点是2020年的一大看点,这对于整个产业链而言尤为关键,作为完整生态链的比特币,减产影响直接的是矿工和矿机商,因为算力上涨和产量下降将导致无法覆盖成本或者盈利,最终部分设备和矿工面临洗牌,比特币的价格将决定它们在开机和关停直接做出抉择。

 2020年除了减半,区块链值得关注的趋势

减半对大多数不直接参与挖矿产业的投资者而言更多是心理层面,从流通量看比特币的周期产量(假设减半10分钟6.5个BTC)每天产量936个,1年产量也只占到流通盘(近1800万)不到2%,对市场价格影响有限,尤其是持仓看巨鲸们握有大量筹码。纯靠资金推动的所谓“牛”并不会持续,行业憧憬的更美好的“牛市”还是得落脚到真正能推动区块链技术应用的突破性地方,也就是基本面的“牛市”,所以除了减半,区块链在2020年还有哪些趋势值得关注呢,本文收集罗列了一些2020年区块链比较重要的方向。

(一) 央行CBDC何时推出及落地

主要国家的货币战场转向了“数字货币”,中国正全力推进国家支持的央行数字货币(DCEP)研究试验但推出没有确定时间表。即使推出首先也是在几个主要城市一定范围内做测试和推广,不大可能马上和现有金融系统并驾齐驱,欧洲央行也在探索CBDC的形式及可能性央行数字货币(DCEP)推出的意义和价值究竟多大,这个事情要看具体国策,因为央行数字货币可以服务单一场景或多个场景,有些场景几乎等同于电子货币,有无皆可,比如零售支付场景,有些则是电子货币无法替代的比如点对点支付,我们的聚焦点当然是央行数字货币的特殊地位和应用价值而不是另外一种电子货币,这个论证、测试和部署还需要时间,大规模推广应用需要遵循稳步、安全、可控原则

(二) 数字资产交易所是否合规持牌运营

数字资产交易行业真正“阳光化”,比如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2020年1月28日起正式实施《支付服务法案》(Payment Service Act)所有数字货币交易所、钱包以及OTC平台都属于支付型代币(包括BTC、ETH等)相关服务商,必须满足相关反洗钱规定,并申请相应牌照以合规化运营。

摆脱野蛮发展实现合规化是行业真正成长的开始。

(三) 以太坊进入PoS、扩容

以太坊开启了区块链商用纪元,公链鼻祖的一举一动直接影响到区块链的应用高度,以太坊虽然不缺乏竞争者,但完备的生态和强大的技术社区支持决定它和比特币一样也是无法取代的。以太坊和比特币的缺点同样突出,但作为开创者,市场更多关注的还是它的突破创新,智能合约和EVM是以太坊的杰作,然而现在以太坊也存在一个比较明显的问题,V神专注原创技术的研究不多了,目前关于以太坊改共识、分片扩容这些基本很难和以太坊诞生时提出的概念相提并论,以太坊越来越多的技术可能来自社区或者其他项目的灵感,这样很明显对加快以太坊应用的推进速度是有利的,但是技术沉淀的东西少了很多,我想这些体现在以太坊价值空间上也是有限的。

(四) DeFi

去中心化金融(DeFi)在年表现出色2020年截止目前锁仓金额超过10亿美元,但DeFi依旧是小圈子,主要用户还是来自考拉老新用户,对于很多传统用户而言接难数字货币就需要时间,谈及高风险高收益的数字资产借贷存在的问题之一就是如何更方便参与,更容易上手数字货币理财,2019年也出现一些打着DeFi的幌子行融资之实甚至诈骗跑路项目。

(五) 联盟链场景

企业级区块链多采用联盟链方案,而且目前相对公链更易找场景和实施,目前众多大企业、政府部门也纷纷采纳这一架构,推进技术先落地而后再发展通证经济,银行、互联网巨头是最积极的布局者,金融机构基于区块链开展发行债券业务,跨境支付业务,互联网公司成立数字金融事业部,发展基于区块链的自金融体系,也有基于区块链账本不可篡改特性发展存证溯源、数据确权等场景,简而言之,联盟链避“币”不谈,侧重区块链技术本身而淡化激励层面,因为不需要激励或者无需依托token这种载体实施激励,从理论上讲是行得通的,不是所有场景需要token的存在,很多代币项目token就是融资工具,其场景基本等于虚构。2020年非金融领域可能更多是联盟链的身影而不是公链,场景和用户是最大的壁垒,反之在金融领域,公链有自己的核武器,而联盟链无法做出特别革命性的创新。

总之,2020年会是区块链蓬勃发展的一年,政策监管、应用创新、技术发展、数字资产都会开启新的篇章,跟随趋势研判,区块链技术的落地普及也会加速区块链时代的到来,至于何时来,让我们拭目以待。

原创文章,作者:CoinKaol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oinkaola.co/news/11842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