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区块链

矿业迷局:当减半行情遭遇疫情

作者:王大树疫情之下安有完卵,矿业作为区块链唯一的实体产业所受冲击较大,延期复工、停产、停售带来产业链上一系列连锁反应,华强北全部停业,销售或待业或做微商、经销商或转卖算力或锚定海外市场,唯有年前重仓完毕的矿场和小矿工相对安乐,然而掺杂着减半带来的币价涨跌的这一不确定因素,也各有所思,可谓各有各难。

矿业迷局:当减半行情遭遇疫情

作者:王大树

疫情之下安有完卵,矿业作为区块链唯一的实体产业所受冲击较大,延期复工、停产、停售带来产业链上一系列连锁反应,华强北全部停业,销售或待业或做微商、经销商或转卖算力或锚定海外市场,唯有年前重仓完毕的矿场和小矿工相对安乐,然而掺杂着减半带来的币价涨跌的这一不确定因素,也各有所思,可谓各有各难。

01 冲击生产和销售

「鉴于现在疫情严重,开工日期待定,这段时间各位伙伴可以自行找兼职。」这是2月2日,常驻赛格的销售陆远在工作群里得到的公司通知。目前,矿机销售们大多待业在家,部分开启副业。比如陆远,他最近常在朋友圈里搞口罩拼团、卖啤酒,已进化成微商。

矿业迷局:当减半行情遭遇疫情

其实,由于2019年下半年比特币行情逐渐走低,销售岗提成一度从百分制改为单价计价,新机提成50—100元,二手机更低至5元。当时的陆远每天都要追着意向客户屁股后面跑,有时还要主动给予优惠。

直到12月左右,币价有所回暖,主动咨询并购买的客户才开始多起来。

「年前那两个月,收益整体比之前好多了,但是由于近期厂商没新机交付,所以还是以倒二手机为主,虽然单台赚的不多但量大,有时一单可以出2000台,而且我不仅销还囤收,中间可以赚好几手。」陆远告诉链捕手,其实他计划的是元旦起开始休假,「年后早些回来,待到行情走高,新机交付,争取多赚些提成。」眼前都是他曾有所期的好景象。

行情如期,疫情接踵。

陆远透露,销售待业期间无底薪,如能卖出货提成会在原有基础上增加50%,尽管如此,业绩要有起色仍很难。「除受疫情影响物流延迟外,即将到来的减半也让大部分客户更加谨慎,所以基本没得卖。他语气中夹杂着些许无奈。

事实上,在疫情前比特币的减半行情最为众人所关注。「比特币每4年减半如同宪法一样被写在代码里,其本身并无不确定性,变量产生于人们对它的预期。」春节前,币信研究院院长熊越接受链捕手采访时表示。

在他看来,前两次减半的数量分别是25个、12.5个,此次的6.25个相对较少且比特币总量还比前两次大些,故一部分矿工认为2020年减半不会对币价产生大波动。而看涨方的出发点则是假设每天新增对比特币的需求不变,每个区块产出的比特币数量会减少6.25个,供小于求,币价可能会大涨。

此外,鉴于减半后,比特币通胀率将降为1.8%,低于美元的目标通胀率2%,很可能会吸引全世界的各类资金进场储存价值,从而间接拉高价格。

其实,看涨与否必须结合多种因素去分析,哪些因素起主导型作用非常难以预测,唯一不变的就是币价一旦暴跌,就会有矿工大量抛售机器和币。

毕竟,挖矿是一门与币价直接挂钩的投资,币价升,鸡犬升天,反之亦然。销售陆远深谙其中机会所在,他本就看好减半,身边不少曾做运维的朋友也都在年前纷纷单干,故而他宁可微商度日,也不愿接受前任矿场老板邀他重做运维的好意,因为在他心里销售未来可期,运维则满眼天花板。

不过,疫情之后,大家对减半的判断则有所变化。

「1月底的时候,已经全线关机的S9又运转起来,全网算力又暴涨一波,但由于疫情爆发对矿机厂商的产能和运输产生影响,算力短期内不会暴涨,所以在当前难度下,矿工们是受益的,利润也很可观。」奇妙矿业创始人薄荷分析道。

薄荷是比特币社区早期参与者,赶上2013年,比特币第一次减半后最高点的那波行情,当时BTC近1200美金/枚,后来又见证2016年7月减半后的行情,BTC曾在次年2月达20000美金/枚,今年是第三次减半,她感受颇多。

「与13年不同,当时矿工还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BTC价格,但矿圈发展至今,期货市场体量倍增,资本在二级市场介入非常之深,早已不是矿工能影响价格的时代了。」据她透露,很多资深矿工从去年年底便开始囤比特币、囤矿机,但也有一部分矿工持观望态度没加仓,不过现在想加仓也很难。

试想一下,如无疫情,那些持观望态度的矿工可能就是陆远心心念念的客户。

02 算力流行,矿业金融化

「出:内蒙古矿场切算力E12-44T,全年,半年都可以,可分期。」是凌燕转发同行卖算力的广告内容。

相较入行三年的陆远,新人凌燕相对焦虑,「我是2019年下半年才做的矿机销售,业绩刚有起色两个月,就被疫情挡在家了,真烦。」不过,她还是会每天在朋友圈里发报价截图,维系有意向客户,有时也会转发同行卖算力的广告,既为复工做准备也想碰碰机会。

此类算力是矿场或矿工(有些厂商经销商也有自己的矿场)将自己矿场产生的算力切出一部分卖给有需要的人,相当于将矿机、运维进行捆绑销售,买家在签约期内赚币,期满后获得机器所有权,买家一般为想要囤大量算力且对行业非常熟悉的资深矿工。

凌燕告诉链捕手,切算力是现在比较流行的「产品」,可以避免物流这一阻碍,买家当天获取收益,例如比特大陆近期也推出专门销售算力的平台比特小鹿。

除卖矿机算力外,云算力销售也比较活跃,购买云算力相当于租赁别人的矿机进行挖矿,合同期内买家赚币,合同期后矿机所有权归还卖家,相较于切实体算力来讲并不划算。

切算力、云算力作为矿业金融衍生品,相较于实体矿机具有更多的不确定因素,此前并不被大规模认可,流行的原因主要在于其并非实体,不受物流限制等特性,适用于当下。

在薄荷看来,如摒弃投资风险,单从产业进化角度出发,算力买卖的流行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产业金融化趋势。「随着比特币价格越来越稳定,不少矿业已开始布局云算力、矿池等产业链。去年8月,贝宝和阿瓦隆就联合推出了0元购矿机的金融服务,人人比特和Matrixport 也在提供类似的金融服务。」

此外,她还预测矿业会在减半时被洗牌,迎来卖方市场,但前提是厂商顺利把产能输送到市场,而这在疫情之下似乎有点艰难。

减半是厂商能否抓住机遇的问题,而当下则是生产、销售停滞的问题,延期复工让矿机生产需要的材料采购、组织生产、销售、运输、售后等一系列环节均被搁置,虽不及餐饮、旅游等传统行业所有影响之大,但如疫情持续,营收艰难,内耗等也是棘手问题。

日前,矿机厂商比特大陆、嘉楠云智、神马矿机均宣布推迟矿机的生产、发货、售后等安排与服务,期货仍在售,客服仍在线。不过最近,阿瓦隆官网显示阿瓦隆1066现货在售并顺丰发货,有购买者告诉链捕手,自己买10台顺丰到四川矿场,运费1600元,是平常的3倍左右。

03 矿场整体趋稳,小部分关停

除厂商外,经销商自然也受到一定影响,有的转卖算力,有的则指望海外市场,有的没仓储停滞,有的有库存担忧客观成本。

其中,陆远所在公司选择转销海外,年前以单价120元囤收10000台L3+二手机,发到驻莫斯科办公室,现以市场价550元/台陆续出货,赚了近4倍。他开玩笑般说道,这和转卖算力的经销商不同,海外市场需要早期且长期的布局,所需成本、资源都不是小数目,要看的远也要敢赌。

疫情之下各自思考,各寻出路,正在运营中的矿场与生产、销售相比几乎没受到冲击。

接受链捕手采访前,薄荷刚从矿场回来,她戏说自己是去和运维兄弟们聊天。「我们年后有新机上架,大部分运维同事春节都没休,很辛苦。虽然疫情还未对我们造成影响,但我还是会经常和他们聊天,定期关心慰问,也好宽宽他们的心。」

矿业迷局:当减半行情遭遇疫情

中国矿场占全球总量70%,主要集中在内蒙古、新疆、云南,四川、甘肃等地,一般都处于地广人稀的偏远地带,人员流动有限,除有上机需要的矿场和运维人员大部分休假的矿场会受到影响外,其它都在平稳运行。矿工老陈表示,相较于币价,疫情对矿场的影响相对较小。

不过,江卓尔日前却在微博上表示,矿场一线情况相当糟糕,各地的交通、物资断绝,人员无法流动,企业无法复工,其中新疆最夸张,进疆需隔离20天。

而F2Pool COO 也在猎云财经直播时透露,有些地方矿场被直接关停,清退运维人员,有些地方则只出不进,有些矫枉过正。据他计算,如无疫情,节后上机时间与节后也就相差20天,但如今很有可能要延后到3月份才可能新上机。这对于现在想要入场或者追加投资的矿工算是坏消息,不过还有云算力可以考虑,或直接投二级市场。

事实上,除上述二位行业KOL所提及的情况,短期内矿场发展并无太波动,还可维持平稳。不过疫情之下,股市开年大跌,比特币的走高行情可能会持续吸引外部资金持有者的关注。

但作为早期参与者,薄荷并不希望比特币以这样的方式出圈,因为在她的认知里比特币、区块链、数字资产等金融科技产物的爆发,要等到人们真正认知到其作用时才有意义,如非这般,那仅仅是一次又一次的投机。

而一资深业内人士则认为矿业未来将围绕算力而生,算力的延展或许可打破产业结构性天花板,将投机人士转化为真正的用户。他表示,「矿场是基础支撑,保守发展可支撑一个公司带动就业,激进发展可结合算力产品做金融,也可转型做数据中心,未来还能尝试满足智慧城市等对数据的需要;而矿池则是需要矿工、矿场长期布局的核心标的,因为矿业需要塑造一个可以不断产生用户的出口。」

虽然疫情之下,矿业内外部问题层出不穷,但这也不失为一个反思的好时机。毕竟不管是矿业还是区块链行业,乃至各行各业都应该以史为鉴,以疫情为警,思索未来种种不可控变量下的生存与进化。

原创文章,作者:CoinKaol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oinkaola.co/news/11674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